红军长征中的周士第将军②

文章来源:琼海通讯 稿件作者:超级管理员 发布日期:2016-09-27

遵义之战,中央红军于5日之内,连下桐梓、娄山关、遵义、歼敌两个师又8个团,俘敌约3000人,是中央红军长征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。这次胜利,鼓舞了士气,获得了补充,打击了敌人,使红军得到了短期休整的机会。中央红军在遵义地区几次寻战,蒋军都在小心防守。红军为了调东滇军,寻找假道北上的机会。

中央红军于3月6日从遵义西进,意欲强占仁怀,由茅台三渡赤水,进入川南。周恩来布置肖劲光带领上干队,首先把敌人占据的仁怀城拿下来。随后到茅台,协同干部团工兵连,在赤水河上把浮桥架起来,为渡赤水提前做好准备。

茅台,位于遵义西北130公里仁怀县赤水河畔,群山环峙,地势险要,是川黔水域交通的咽喉之地。

肖劲光队长受领任务后的当天晚上,带领上干队和一个工兵连、一个步兵连,隐蔽离开遵义,奔向仁怀。是夜阴天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。走了一段路程,突然下起雨来,上干队在高山峡谷间摸索着穿行,不少同志摔倒了,磕破了腿脚。周士第的脚扎进了一根很粗的尖刺,为了不被敌人发觉,也不能点火察看,急匆匆地只顾向前赶路,硬是咬着牙、滴着血,强忍剧痛,一拐一拐地到达目的地,才将刺挑出来。3月的天气春寒料峭,周士第脚痛加赶路,仍是汗流浃背。经过一夜的跋涉,终于在拂晓前赶到仁怀。上干队接近城边时,首先抢占有利地形,向城内猛烈开火,城内敌人一个连遭到突然袭击,惊慌失措,纷纷逃出仁怀城。上干队3月6日占领仁怀城后留下步兵连守卫仁怀城,带着工兵连赶到茅台。在上干队的协助下,工兵连于赤水河中上游的茅台渡口,架起了上、中、下三座浮桥,保证了3月16日中央红军三渡赤水西进,再次进入川南。

毛泽东同志曾说过:只要能将滇军调出来,就是胜利。果然,滇军东调了,造成云南空虚。

4月9日,中央红军有意佯攻贵阳,暴露于贵阳之东,主力却突然急转向南,分两路从贵阳、龙里间,突破敌人防线,经定番(惠水)、紫云、兴仁等地,穿过湘黔公路西去,大踏步直奔云南。

这时红军与滇军相对而行:滇军往东北区,增援贵阳;红军向西南走,直指昆明。

红军在昆明附近虚张声势,佯攻昆明,主力则调头北上,向金沙江边挺进。待敌人回援昆明扑空,再向金沙江追来之时,中央红军已争取了9天9夜的时间,胜利地渡过了金沙江。

4月29日,中革军委命令部队迅速渡过金沙江,甩掉敌人,红一军团在左、经禄劝、武定、元谋抢夺龙街渡。红三军团在右,经思力坝、马鹿塘、石板河,进至皎平渡。

5月3日,中路之先遣队干部团一天一夜急行军80公里,赶到皎平渡,当晚偷渡成功,抢占了北岸制高点,控制了渡口。干部团就地在江边沙滩上露营,睡不大会儿,又突然接到命令,向北进军。4日中午时分,行至四川通安镇地区,敌人挡住了去路。

通安镇,是个不大的山镇,居高临下,地势险要,占领这个高地,就可以控制住皎平渡口。

这是保障全军安全渡过金沙江的关键的一仗。上干队随干部团赶到江边正是中午时分。从江边到通安镇,只有一条很窄很陡的山间小路,盘旋在悬崖峭壁上,有一段路面只能容一人通过,一面临深谷,一面靠绝壁,行走很困难,且有敌人不时打冷枪。红军在通安镇山顶上与敌人遭遇,敌人是刘文辉的亲侄儿刘云瑭旅长指挥的两个团,至黄昏时分,仍在激战。陈赓团长在山坡上指挥干部团担任主攻,拼命争夺。

周士第率指挥科4个班,在险陡的山坡上绕到敌人的侧翼,将敌击退。入夜,我军占领了通安镇。上干队又随干部团主力一起追击敌人,俘敌200多人。这一仗胜利,有力地巩固了皎平渡口,保障了中央红军主力渡过金沙江。中共中央军委对干部团胜利完成抢渡金沙江任务,予以通令嘉奖。5月5日、6日,在通城休息两天,红军干部团召开了庆功大会。

5月9日,中央红军主力突破川军第24军军长兼川康边防总指挥刘文辉设置的第一道防线,全部渡过了金沙江,跳出了数十万敌人围追堵截的圈子,打碎了蒋介石企图围歼红军川黔滇边的计划。中央红军实现了渡江北上的战略意图。取得了长征中具有决定意义的伟大胜利,为中央红军继续长征和进一步发展革命力量奠定了基础。

大渡河再次突围 钢铁汉泥山坐立

中央红军通过四川冕宁县彝族区后,立刻向大渡河急进,直指刘文辉设置的第二道防线:其第5旅在左,守安顺场一带,第4旅在右,守泸定桥附近。

大渡河河面虽不很宽,但水深流急,河水翻腾咆哮,比金沙江凶险得多。两岸都是陡峭的高山,几乎没有路,很少有人烟。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。

昔日,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,这位著名的农民起义将领,率领数万大军,曾在这里因北渡未成而全军覆没。今日,蒋介石企图将红军围歼于大渡河以南地区,声称要使红军成为“石达开第二”。

今非昔比。5月24日夜晚,中央红军先头部队进至大渡河右岸四川石棉县西的安顺场,歼敌刘文辉部守军两个连,控制了渡口。25日,红一军团在安顺场又击败了刘文辉另1个连的守军,抢渡成功。敌视为不可逾越的天险大渡河防线上,被打开了一个缺口。上干队在安顺场渡口担负准备渡河的工作和警戒任务。

渡河后,在安靖霸住了两天。一天,周士第察觉房东——一位50多岁的老人,老是躲闪着红军,但有时又特别注意红军。晚上,周士第主动凑到老人身边聊天儿,并特意接过老人的竹根烟管“吹”起烟来。由拉家常开始,老人终于谈出了他对红军的看法。老人说:红军是仁义之师。不同于他所见到的其他部队。正由于此,所以他非常同情红军,担心摆在红军面前的,恐怕还是石达开安顺场覆没的结局。其实这种担心并非是这位老人的独见,红军早就听到这些议论,也听到国民党的广播和蒋介石的断言。这位老人是个读过多年私塾,粗通一点文墨的草药郎中。他曾上山采药,非常熟悉两岸的山间小路。他除向周士第讲了石达开的失败、红军渡河应从哪里选择渡口之外,还特别向周士第讲了许多过河后应当走的道路。周士第根据老人的讲述,回房后默默绘了一张草图。

红军渡河胜利后,遭到敌人的拦截,部队无法继续前进。周士第向负责掩护中央机关的干部团请战,带领指挥科全体同志,按老人告诉他的一条难以攀登的山间小路,插到敌人侧翼,将阻敌击退,胜利保证了红军的继续前进。为此,干部团在此传令嘉奖指挥科。

1950年,在成都北校场,周士第司令员还向在他身边工作的几个参谋讲起了这件事。他还无限深情地怀念那位老人。但他遗憾的是,由于年久失记,竟然忘了那位房东的名字。

由于安顺场渡口水深流急,不能架桥,只有4只小船,且年久失修,大部分要几天之内渡过河去是不可能的,而尾追红军的薛岳部已过德昌,情况危急。

为了迅速渡过大渡河,中共中央军委决定:以红一军团第1师和干部团由安顺场继续渡河,沿大渡河东岸北上;红一军团第2师和红五军团由安顺场沿大渡河西岸北上,左右两路夹河而进,火速抢占距离安顺场160公里的泸定桥。

于29日晨,红军占领了泸定桥西桥头。

泸定桥,是中国著名的铁索悬桥。位于四川泸定县城西,扼川康要道。座落在群山环抱之中,横跨大渡河上。桥净跨长100米,净宽2.8米,桥面距枯水位14.5米,由13根铁链组成,桥身铁链9根平行系于两岸悬崖绝壁间,上面稀稀落落铺设了一些木桥条,以作桥面,桥栏左右铁链各两根,作为扶手。人们平时走在上面都是晃晃荡荡。东桥头同泸定城相连。敌人在红军到达的前一天,已将铁索桥面上仅有的几扇木板拆除,只剩下几根铁索悬在奔腾咆哮的大渡河上,形势十分险恶。

29日下午4时,中央红军发起夺取泸定桥的战斗。勇士们冒着敌人的炮火,踏着悬空的铁索,向敌岸冲去,胜利占领了大桥。同时红1师和干部团,日夜兼程前进,在击破敌1个团的拦阻后,胜利到达泸定城。6月2日,中央红军全部主力由泸定桥顺利通过了大渡河,蒋介石梦想要红军成为“石达开第二”的计划终成泡影。

中央红军占领泸定桥之后,6月8日,突破敌天全、芦山防线。干部团参加阻击敌人1个团的兵力,保证中共中央领导安全。

周士第回忆文章《泥山坐立》写道:

6月初旬的一天,走过天全县西南的一个山。山上没有路,到处是树木和竹子,地上满是腐烂的树叶,盖在稀稀的泥巴上面。加以这几天经常下雨,寸步难行。走在前面的红军战士们,向这个山下了一道“命令”:要它让开一条道路。这个山,在有着钢铁革命意志的红军战士们面前,不得不“俯首听命”。

上干队就是沿着这条刚开辟的道路前进的。

黄昏的时候,红军就在这个山上露营。上干队位置在半山坡上。公家不能煮饭,都吃各自带的干粮。口干得要命,肖劲光队长和我商量,想办法弄点开水喝。我们两个分工:他去找柴,我去找水。我拿着“宝贝”(指小脸盆。它能洗脸、洗脚、洗澡,又能烧水、煮饭、煮茶,并且便于携带,所以大家都称它“宝贝”)到处找水。在一个沟挂里,搞了一小盆掺杂着烂树叶和泥浆的又浑又脏的水,端了回来,肖见了说:

“不知道有多少亿个细菌!”

“聊胜于无。细菌虽多,烧滚了都要死光。”我说。

“管它,我们肚子早已经是‘消毒锅’了。”肖说。

我们看看周围有没有火,想去取引。但是没有一个地方有火,只好自己想办法。我们用烂纸引,但柴是湿的,很久没有引着;后来牺牲了一个本子,才把柴烧着。

指挥科第二班一个学员来我们这里引火。引着了,拿回去就熄了。第二次又来引着,刚走几步又熄灭了,他发脾气说:

“天天下雨,天也帮助敌人!”

肖劲光队长听见了,就说:“你耐心一些,把柴多烧一下,就不会熄灭了。”

那个学员转来引火时,肖又对他说:“敌人不能克服困难,我们能够克服困难。天下雨,也许是帮助我们的。”后来,那个学员点着火走了。

我们的水烧开了,好多人都拿着漱口杯来要。每人只分得半杯水,就分光了。吃过干粮,又喝了水,我说:“肚子问题解决了,怎么解决眼睛问题?”我们研究了一下,最后肖说:

“还是两个人一起坐下,背靠背闭闭眼就好。”

我们立刻动手,在泥巴上面垫了树枝,树枝上面摆好包袱,两个人就背靠背地坐了下来。我撑开一把雨伞,用手拿着,遮住两个人的脑袋,但是,两只脚却无法遮蔽,只好让它们在泥巴里过夜。

大家睡觉的姿势,什么样的都有:有的一个人坐着睡,有的两个人背靠背坐着睡,也有的站着睡......。大家都谈论着自己的睡觉姿势:

“我要学古人:‘坐以待旦’。”

“我要创造‘立以待旦’,辞源里应当添上这个成语。”

“……”

天亮的时候,雨伞在肖的手里拿着,我就问他:

“雨伞怎么跑到你手里了?”

(未完待续)

(本文根据《周士第将军》改写,中共琼海市委党史研究室供稿)


主办单位:中共琼海市委组织部 技术支持:新境界软件有限公司